首页 / 正文 /
孙家鼐家族在上海 弄假成真孙冶方
2009年10月14日 | user
  孙家有一后代名孙钤方,是我国老一辈的经济学家陈岱孙先生的学生。陈先生得知孙钤方是寿州孙家后人之后,曾对他讲述了一个关于孙冶方的动人故事。

原来,真正的孙冶方原本也是孙家的后代,曾向陈岱孙先生问学,抗战爆发后,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地方抗日斗争。他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战友,名叫薛萼果,原先也是经济专业的大学生,是薛暮桥先生的堂房兄弟。他俩有共同的抗日热情,又是同专业的学者,据说还被党组织秘密送去苏联进修过,关系自是亲如手足。可惜在后来的一次战斗中,孙冶方不幸英勇牺牲了,当时他手头有一篇经济学论文尚未完稿,老家寿州还有年迈的母亲,平时他一有机会总是往家里寄钱,赡养老母的。

作为孙冶方的亲密战友薛萼果,在极为悲痛之际,真正做到了继承烈士的遗志。他不仅按照孙冶方的思路,为之完成了那篇经济学论文,并以孙冶方的名字公开发表,还找出了孙的母亲的地址,继续以孙冶方的名义往老家寄钱,直到孙的母亲过世为止。老人家至死也不知道,她的儿子早已先她而去了,寄钱的人是位不是儿子而胜似儿子的陌生人。有趣的是,孙冶方的那篇论文公开发表后,引起很大反响,有关人士就到处寻找孙冶方。作为文章的最后完成者薛萼果,自然就得站出来承担责任了,而如此一来,他也就成了事实上的“孙冶方”了。这个“孙冶方”后来成为著名的经济学家,人们只知道他在理论上的贡献,却鲜知他对待战友的有情有义的高贵品格。现在人们翻开《辞海》,在“孙冶方”条目下可以清楚地看到,其原名实为薛萼果,江苏无锡人。德国金币完璧归赵

1945年上半年,国际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在望,德国人在东西两条战线都节节败退,眼看德国人撑不住,就要投降了。这一战局的根本性的扭转,引起了待在上海的德国人的极大恐慌。

有一天,孙家方字辈的哥儿们老十孙沂方,来找他的九哥孙镇方,说是有个德国人想请他帮个忙。这个孙沂方与孙镇方是同胞兄弟,均是圣约翰的毕业生。

孙沂方的妻子邝文英是宋美龄的秘书,广东人。邝的父亲叫邝福硕,与宋的父亲同道,都是有名的传教士,一般认为邝的父亲在教会内地位还高过宋的父亲,是中国传教士的总首领。或许是这层关系,邝文英当了宋美龄的秘书。邝文英娘家有这个背景,自然与外国人认识的就多了。这次孙沂方来找孙镇方帮忙,实为邝文英的德国朋友碰到了麻烦。

来者是德国在中国的两个最大的公司之一“美最时”公司(另一是西门子)的老板。他从内部消息探知,德国已撑不住了,很快就要宣布投降,而德国一旦投降,日本人立马就会视德国人为敌人,在上海的德国人就会像英美人士一样,财产被没收,人关进集中营。这个“美最时”老板已有了进集中营的准备,他只是想请人帮他代管一下财产,而这个人必须与日本人和汪伪有联系,才能确保安全。

孙镇方见人有难自然一口答应。结果这个德国人要他代管的,除了巨额存款、票据、全套的德国家具外,还有一整盒德国各个时代铸造的金币,共17枚,极为名贵,孙镇方将之藏入银行保险柜。不久,随着德国宣布投降,在沪的德国人果真被日本人投入了设在浦东的集中营,直到8月15日,日本人也正式投降后才放出来。

当孙镇方将代管的财产交还德国老板时,那德国人执意将那盒金币送给孙作为报酬。孙氏受大家庭的传统熏陶,不肯夺人之爱,又将其完璧归赵。那德国人前几年还活在世,曾托来华的朋友转达对孙的问候。

可是抗战胜利后,孙九和孙十之间的关系却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。孙十由于与孔家的关系,一路春风得意,还当上了国民党的行政院参事;而孙九则作为汉奸先关押了几个月,又因与戴笠军统的关系获释,随后又与中共地下党组织取得了联系,在潘扬系统从事地下工作,尤其参与了策反邓葆光后,成为世人瞩目的人物。而这么一来,孙沂方就在台湾备受怀疑了,有人怀疑他是中共特务,于是行政院的活儿不能干了,叫他去管圆山大饭店,最后跑到美国当寓公,总之是从此不得志了。而孙九日子更不好过,50年代初还能往返沪港两地,到1956年潘扬冤案爆发后,他也成了“三千三案”中的一个,而且新账老账一起算,在白茅岭农场度过了18个年头。

Copyright © 2009 szsunshi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| 寿州孙氏续谱办公室 版权所有 | 皖ICP备09027334号
联系人:孙方维 孙以安 孙自乐 孙自彪 孙全祥 | 联系电话:0564-4021378 | 手机:15324563880 | 传真:0561-4932122 | 邮箱:sfw_dhk@hbcoal.com